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暖花开

看清别人,看清自己。

 
 
 

日志

 
 

厚黑学20  

2013-10-05 09:06:24|  分类: 厚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挨骂之后,不可垂头丧气,亦不可嘻嘻哈哈,让人产生随骂随忘的印象。当然,最重要的是应尽快改正错误,无礼的反抗态度只会使自己受损害。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

    成人用语言交流信息,婴孩儿用哭声表达意愿。婴孩儿的哭,不仅仅告诉大人他饿了,更多的时候,是要大人抱他,和他一起玩,让大人爱抚他。哭是婴孩儿的语言,他以特殊的方式告诉大人,他需要抚爱,需要温暖,需要慰藉。相反,不哭的孩子,大人就很少去关注他,因为他乖、不哭不闹、不让人烦,甚至有时竟让人忽略了他、忘记了他。因此,爱哭的孩子也是被人抚爱最多的孩子。

    示弱并非弱的表现,它是中国人争取利益的一种谋略。

    婴儿时期的哭声能吸引母亲的注意力,尤其是双胞姐妹或兄弟,这一点更为明显。一个哭得厉害,一个却不爱哭,爱哭的就会得到的爱抚多,吃的奶也多,更容易被人注意,而不爱哭的则相反。婴孩儿的哭是一种手段,一种招式,而成人在需要别人注意时,方法也和婴孩儿大致相同,只不过,他把哭变成其他方式而已。

    主动向朋友诉说自己的苦恼,使人感到你也有弱点,也需要慰藉。而给予别人以慰藉,是一般善良的人引以为荣的,不少人正是利用人们同情弱者这一点而谋求自己平时谋取不到的利益。

    有些歌星或演员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扩大影响,也往往利用这种技巧进行自我宣传。因此,想要成为明日之星,必备的条件当然很多,其中之一就是要以艰苦的历程博取人们的同情心。

    有些人声称:“我少年失父,母兼父职,经历过千辛万苦”或“我年少失父,母病甚笃,靠我一个人来养活一家老小……”将这类极其悲惨的遭遇,在适当的时机里向人道出。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常识性的技巧,是利用所谓心理上的压迫感现象来得到他人的同情。

    又如女性职员在公司最容易使用弱者的攻势。当她因不称职遭到批评时,哭泣就会作为武器———你无法同一个已崩溃哭泣的人较量。想想你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吧。你在和你的孩子、父母谈一个什么问题时,你立场正确,理由充足,最后所有的有利因素都归于你,突然间,他们的眼眶涌出了泪水,一颗颗泪珠沿着他们的脸颊向下滑落。你会有什么反应?你决不会想:我要制服他,继续前进,将他逼死。大多数人都开始退却,说:“算了,算了,别哭了,我想我太生硬了些。”甚至可能再加上一句,“姑奶奶,别哭了,你想要什么吧!”

    有人认为哭泣是女性的专利法宝,其实这话并不尽然。男人的眼泪正因为不常流而更有效,这就是“物以稀为贵”吧!

    例如:一家公司搞分流下岗,多年来一直想要解聘一个高大结实的男领班,这家公司对事情的处理方式极为谨慎,决不会只贴出一张解雇通知,或者叫某个人到办公室里去宣布:“你被开除了。”这样,他会上诉劳动仲裁委员会,请求劳动保护,并会给公司安上排除异己的恶名,破坏公司名誉。于是,公司会安排一个会议。在会议中,人事经理会对将被解职的雇员提及“在公司范围之外的生活”及其他事业的选择。通常,职工对这种微妙的暗示的反应是自动辞职,这样一来,公司甚至连退职津贴都省下了。

    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事经理与那个领班已会晤过四次。每一次,人事经理都向那个领班暗示公司已不需要他的服务了,但是每次那个男领班都抽抽噎噎,而且痉挛地唉声叹气。这可能是狡猾的表演,却使得人事经理为之气馁。事后他总是对另一个经理说:“听着———如果你想要开除他,你自己去对他说吧,我办不到。”那个领班始终在那个职位上。

    不要死要面子

    虚荣心人皆有之,死要面子则是虚荣心的最具体表现。一个人不可能不要面子,但又不能够死要面子。死要面子的人,往往会真正丢了面子。

    曹雪芹在小说《红楼梦》、曹禺在话剧《北京人》中,都以生动的笔触,真实地描写了本已败落,但仍不肯放下架子的诸多“世家子弟”的形象。在他们看来,如果这些架子一旦全不存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在这里,架子实际也就是面子,可见,有些人是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这就是他们的人生道理。

    面子当然不能不要,一个一点儿面子也不要的人,恐怕自尊心也不复存在。关键的问题是要搞清怎样做才算不丢面子。什么面子可以丢,什么样的面子应当保?

    一句话,出于虚荣的面子应当丢,有关人格的面子需要保,不保何以处世?而保的办法就是实事求是。事实俱在,曲直分明,面子不保亦在;哗众取宠,装腔作势,面子虽保亦失。不适当地过分看重面子,在中国传统思想里是颇为严重的。其实,“面子”是中国人心理上的沉重包袱,看似薄薄的情面,其实质则有令人难堪的苦衷。

    中国古籍《墨子·离娄下》中讲了这样一则故事:齐国有一人,娶了一个媳妇,还有一位“偏房”。这位先生祖上也许发达过,可现在不行了,然而他的面子可低不下来,就是在自己的妻、妾面前,也忘不了打肿脸充胖子。于是他对她们说,经常有贵客请他赴宴,而且每次回来都装成酒足饭饱的模样。其实,每天他都来到东门外的一个墓地里,跑到上坟人那里去乞讨剩余的祭品。原来他就是这样参加宴会的!而每天他都跑回来洋洋自得地在他一妻一妾面前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丝毫也不感觉惭愧。因为在他看来,这样才算有面子,还管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面子”有时还是伤害自我的导火索。

    中国古代的时候,人们把勇敢看成有面子。传说有两位勇士,为了表示勇敢,居然互割对方的肌肉下酒,最后双双送了性命。这种要面子,当然是非常愚蠢的。但是在那个时候,却也司空见惯,并不足怪。

    “面子”更是社会剧变时的睛雨表。

    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中,社会、人类在不断分化,贫富差距在不断加大,许多人在社会剧变中失去了自我价值的判断,他们的心理遭到极大的扭曲,因此只有借助于虚荣来满足自己的面子和虚荣心。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