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暖花开

看清别人,看清自己。

 
 
 

日志

 
 

明德讲堂第二期之一:两字揭秘生命本质(节选)  

2014-05-19 05:53:24|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读]中庸是最平和的能量,所以平衡是真正的生命。“礼乐”就是形式与内容相吻合的平衡点,就是最美的乐,也是最美的礼。所以生命不是在于运动,生命是在于平衡,而礼乐就是中庸之道的最佳平衡点。我们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中庸是最平和的能量,所以平衡是真正的生命。而艺术不能按西方翻译过来的称谓说“艺术”,在中国没有“艺术”可言,中国只有“艺道”,道、艺一家,礼乐文明就是它的一个艺道。而用这个“乐”来提升自己的为人的格调,“善礼乐不为贼盗”,就是通乐的人呢,没有这种特别邪恶的土匪心肠、霸道心肠,没有的。可能也有他的小缺点,有一些自私啊,有一些占小便宜啊,但是他不会对对方有严重的伤害性。我们现在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很让人叹为观止的一些罹难哪、恶事啊,实际上都是在我们生活当中的朴素教育当中需要这一块的礼乐来提升自己的道德底线。所以只用“法”,只用条条框框来约束人,不是一个最高境界。而真正儒学的思想,孔子的精神,就是用礼乐来治理我们人的心。

那我们第一步呢,就是从《四书》读起。《四书》读起有章法,古人学先学《大学》,后学《论语》,再学《孟子》,最后学《中庸》,这是朱子留下来的文章。但是我们现在最时髦的是《论语》,因为把《论语》吹得很……现在的俗话——“吹的很牛”,万能的。但实际上《论语》是一部四季常青的书。从不认识字的时代学《论语》,到达你一生,通过工作,通过环境,通过自己的实践理解《论语》,到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时候,才能更能透彻地理解《论语》当中,我们经常批驳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究竟是怎么难养。

而小人我们真正地能斩尽杀绝吗?能远离吗?是远离不了的。但是小人就不能成为君子吗?也不是不能成为君子。而君子难道就没有小人心吗?也不见得没有。在不同环境当中,就有不同的小人和君子的一种眼光,而这种眼光来自礼乐之文明。

所谓的“礼乐”就是形式与内容相吻合的平衡点,就是最美的乐,也是最美的礼。所以礼呢,既不能过于烦,也不能过于简;乐呢,既不能过于地花哨,技巧上了不起,也不能没有技术没有技巧没有格调。所以生命不是在于运动,生命是在于平衡,而礼乐就是中庸之道的最佳平衡点。而中国人读书是唱出来的,这个唱出来的书就是礼乐文明最基础的训练,从3岁牙牙学语,会使筷子就可以拿毛笔写字,一直到你走不了路病卧在床上,只要能拿笔你还可以把你的思想展示出去,所以这也是礼乐统治我们人类一生的一个最辉煌的点。

而礼和乐,一个是外在的,一个是内在的,一个是有形的,一个是无形的。而究竟什么样的礼乐是中正平和之乐呢?中正平和怎么能达到呢?来自于读书。必须得把这经史子集的古书,特别是两千年以来我们传下来应该读的书,我们没有资格不读,更没有资格读完了就批评,也没有资格一边读一边批评,甚至于有的人不读还在批评,这就不是我们中国人应该做的事了。所以一切外来的学问都是可以使我们获得学问的,但是不能够一概地都吸收过来,应该有我们自己的本位属性。有了我们自己的属性了,有了定性了,再吸收别人的东西,我们就不会失去平衡点。

三千年来的视唱练耳就是中国的吟诵之道,而吟诵、诵唸这些古代的经文,就是我们不知道腔调的时候善习礼乐的开端。而这开端在哪里?读古书。最早一部书是唱出来的,是什么?老先生们知道——《诗经》。而各朝唱《诗经》,咬字啊、音韵哪,跟腔调啊,各地都不一样。不管怎么不一样,都是在唱《诗经》,而不是念《诗经》。而《诗经》呢,必然也不是粗俗的劳动阶级创作的,一定是有修养、极高的读书阶级,礼乐的乐官们,根据各国风整理而成的,再加上孔子的润饰加工,把几千篇减成三百零五篇,这三百几篇就是我们永远的经。读也可,不读也可,不读与读之间都得要唱出来才对。字的讹误,字音的准与不准,在乎于其次,但是不可不歌也,而这种歌就是我们三千年的视唱练耳。

在上古以来,我们没有文字的时候,大家是用口耳相传传递文化,而口耳相传最重要的宝就是带有音调的东西传下来。在百年前科举没有废止之前,一百一十年,1904年废止科举。在没有废止科举之前,八股取士之时,所有的读书人都是诵唸出来的十三经,诵唸的经文。而这种诵唸是我们在民国初年的读书人当中经常批评的,摇头摆尾,酸文假醋。这种话说出来实际上是贬义的,但是在我们现在来讲,一百一十年以后要看,这种摇头摆尾酸文假醋才恰恰是我们两千多年来的传承,而这个传承是不能没有的。但是我们现在又有一种没有接上前朝的传承,是跳跃式地从一些文字典籍和出土的东西里边,用导演的方式导演出来的新的诗乐,和新的这种创新型的为了大众能够欣赏的礼乐,来惑乱我们的艺道,实际上这是让我们受不了的,这是一种,我定位的名字是“转基因国学”。这种“转基因国学”还不如不继承。这种转基因的国学和儒学、艺道,只能是让这个传统的好东西死得更快,让不喜欢儒学和国学的人更加憎恨它们。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